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3章:兄弟相见

作品:裴先生的小可怜太乖了|作者:柚子奶糖|分类:女生小说|更新:2024-07-10 22:10:31|下载:裴先生的小可怜太乖了TXT下载
听书 - 裴先生的小可怜太乖了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林岁辞和lucky相处得不错,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不少。

小家伙很好动,喜欢在别墅里跑来跑去,上蹿下跳,连带着林岁辞也不再整天待在房间里。

林岁辞对裴川的戒备也放下了些许,裴川工作忙,林岁辞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除了给他上药之外,对方也不再对他有什么亲昵的举动。

周末,裴川没有去公司,本来的行程是要去邻省出差的,不过被他推迟了。

至于原因,大概就是想和林岁辞拉近关系,他能感觉得出来,小孩儿对他还是心怀畏惧,隔着距离。

他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裴川敲门进去的时候,穿着一身宽松居家服的青年正坐在地毯上,手里拿着个皮球,正和小lucky玩耍。

小狗在屋里迈着小短腿欢快地奔跑着。

林岁辞那张白皙漂亮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,在看见裴川进来后,他起身冲男人礼貌地点了点头,脸上的笑意也下意识收敛了。

“不用对我这么客气。”裴川平淡的语气里似乎夹杂了一丝无奈。

他手里还拎着一个外表精致的纸袋,林岁辞看着他坐在沙发上,然后将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,原来是甜品。

林岁辞怔怔地站在原地,直到裴川让他去洗手,过来吃蛋糕。

等洗完手出来之后,裴川已经把包装精致的黑森林小蛋糕拿出来了,并且细心地拆开小叉子,把蛋糕推到了他面前,“尝尝好不好吃。”

这是裴川特意让人出去买的,据说是a城很出名的甜品店,他记得小孩儿以前喜欢吃甜的。

蛋糕造型精致,还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,看着非常诱人。

林岁辞不好意思拒绝,便拿起小叉子尝了一口。

裴川侧目看着他,“好吃吗?”

林岁辞点了点头,确实好吃,应该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了。

裴川对甜品不感兴趣,只是坐在旁边看着。

林岁辞的吃相很斯文,白皙纤细的手里拿着小叉子,不紧不慢地往嘴里送去,鸦羽般的眼睫低垂,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淡淡的阴影,侧脸干净中带着清冷疏离。

忽然,他的嘴角沾上了一点白色的奶油。

几乎是没有经过思考,裴川便抬手过去,带着薄茧的指腹正要擦去那点奶油,林岁辞忽然条件反射般偏过了脸,躲开了他的触碰。

裴川的手顿在半空中,随后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,薄唇微张:“抱歉。”

就在气氛有些微妙的时候,裴川的手机响了,他看了一眼林岁辞,便起身往外面走去。

房间里恢复了安静,林岁辞放下手里的蛋糕,脑子里都是男人刚才那个眼神,平静中似乎带着些许的失落。

他抬手碰了碰嘴角,才发现那儿有一点奶油。

那双沉静无光的眼眸里泛起丝丝涟漪,林岁辞心里忽然有点愧疚。

蛋糕也没有胃口再吃下去,他坐在沙发上乱七八糟地想着刚才的事情,等回过神来才发现lucky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找了一圈才发现小家伙正在外面的走廊里乱跑着。

林岁辞连忙追了上去,弯腰把lucky抱在了怀里,就在这时候,对面的房间里突然传来类似于桌椅被撞倒的声音,还伴随着惨叫声。

对面是裴川的书房,门板没有关严实,露出了一条门缝。

林岁辞的脚步顿了顿,担心裴川出什么事儿,他不由自主地抱着小狗靠近了些。

当看到门缝里的画面后,他的瞳孔瞬间放大了些。

通过门缝看到的画面有限,只能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躺在地板上,一只穿着皮鞋的脚踩在他的脑袋上,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,表情痛苦。

裴川就站在旁边,修长的手里夹着一根点燃了的香烟,低头看着地上的男人。

就连背影里都透露着冷漠。

随后他屈膝蹲了下来,缓缓将手里的香烟对着男人的手背摁了下去,力道不轻,云淡风轻的动作里带着几分狠厉。

裴川薄唇张合,不及不徐地吐出一句话:“裴兴德让你来的?”

男人的痛苦闷哼声通过敞开的门缝传进了林岁辞的耳朵里,让他的心跳猛地漏了半拍。

林岁辞的脸色苍白了些许,下意识后退了半步,抱着lucky的力道也加重了些。

就在此时,怀里的lucky不安分挣扎着,还叫唤了两声。

这叫声惊动了里面的人,裴川回头看了过来。

男人的目光穿过狭窄的门缝,落在了林岁辞身上,平静的眼眸里浮现着几分还未褪去的深沉冷漠,阴鸷狠戾,犹如闪着寒光的利刃,令人不寒而栗。

林岁辞的呼吸一滞,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lucky趁着这个机会挣脱了他的怀抱,轻盈地跃到了地上,欢快地往走廊的另一边跑去了。

林岁辞也移开了视线,转身脚步匆忙地往lucky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裴川站在原地,沉默地看着门缝外的方向,直到旁边的保镖喊了他两声,“裴爷,您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裴川敛了敛神色,他垂眸扫了眼地上的人,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。

“把人看紧了。”

说罢,他便迈开脚步往外面走去。

林岁辞魂不守舍地追着lucky来到了楼下,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刚才看到的画面,还有那个眼神,像蛰伏在暗处的野兽,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撕咬他的喉咙。

“我说景延哥哥,想进来就直接跟我说嘛,居然还跑去爬墙,可别把您的小腰给摔断了。”

“闭嘴。”江景延脸色复杂地觑了身旁的花孔雀一眼,视线在偌大的别墅里环顾着,“知道我弟弟在哪儿么?”

裴钰挑起唇角轻笑一声,“你那小绿茶弟弟不就在江家么?”

江景延:“你知道我说的是谁。”

话音刚落,一只小狗忽然从楼梯上跑了下来。

“哟,这不是我大孙子吗?”裴钰弯腰将小狗抱进了怀里,楼上忽然又传来脚步声。

江景延循声望去,在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后,瞳孔微微一震,“岁辞?!”
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