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章 嚣张的犯人

听书 - 克系世界,从机械大师开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看着浮现在眼前的字符,李牧微微发楞,下意识伸手探过去,却什么都没摸到。

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后,他花了半分钟时间冷静下来。

既然接受了穿越,那接受系统自然也就容易多了。

所以自己身处的地方叫做耶格监狱?

看这个前置任务倒是跟自己的目标一致,还有这个奖励随机能力的卡牌会是什么能力?

超出常理的那种吗?想到那个女军官,李牧觉得很有可能。

根据这六种颜色和概率看,肯定是概率越低的能力越强。

那概率最高的金卡,会不会是什么意念控制、操纵元素?

想想李牧还有点小兴奋,穿越陌生世界带来的不安也消散了不少。

这时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,李牧警惕的看向铁门,那些字迹也一点点消散。

厚重的铁门被缓缓推开,生锈的金属互相摩擦,沿着压抑狭长的过道传出去像是什么东西在哀嚎。

李牧望向门外,很快看见三名手持铁棍和栓动步枪的士兵,如临大敌般站在门口。

看着他们身上灰色的单排扣外套、黑色的军靴、棕色的腰带、肩膀上猎鹰肩章,还有圆桶状的帽子。

李牧忍不住想到了前世那些一百年前的士兵打扮,眼前的人跟他们几乎有八成相似。

特别是对方手里的栓动步枪,简直跟毛瑟1898步枪一模一样。

看到这李牧心里略微松了口气,至少这个世界的基础情况,没有脱离他的常识太多。

带头的狱警没有给李牧多少思考的机会,他掏出一个麻袋吼道:“老实点过来,别动什么歪心思,否则。。。。”

说着那名狱警身后的守卫分别后退一步,一左一右散开。

接着竟举起枪来拉动枪栓给子弹上膛,指着李牧。两双眼睛死死盯着他,仿佛只要他乱动一下他们就会毅然开枪。

李牧皱了皱眉头,对方这明显是有过经验。两人一左一右相隔两米左右,这保证即使囚犯暴起阻止一名守卫射击,另一名守卫也能开枪。

他忍不住心道至于这样吗?就因为自己打趴下了三个守卫?

但很快李牧就察觉到恐怕不是,他们怕的好像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。

所以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事,能让持枪的狱警都怕?

甩甩头李牧很自觉的低头走过去,不管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是什么人,他反正惜命,面对枪口还是要老实一点。

随着麻袋套在自己头上,李牧眼前一黑,接着就感觉自己的双手被绳子牢牢绑住了。

在昏暗的长廊里,他被狱警推搡着往前,大约十几分钟后才得以重新见到光明。

他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间牢房外面,略微转头看向四周,数个同样的牢房排列在四周。

狱警盯着他冷声道:“进去!”

李牧耸了耸肩照做,余光则落在狱警手里的钥匙上。

片刻后他还是打消了偷钥匙的想法,三个人盯着他,除非他是神偷否则根本没有机会。

锯齿状的钥匙被狱警收回口袋里,他看着关在牢房里的李牧终于松了口气。

接着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流浪汉,好好珍惜剩下的三天时间吧!三天之后你会被送到“耶格广场”,那时候希望你不会后悔你犯下的罪行。”

李牧皱了皱眉头,注视着狱警离开。

流浪汉?看起来这具身体的主人混的并不怎么样,而且看狱警的态度他犯的罪怕是不小。

也不知道这个瘦弱的家伙干了什么,怎么这么遭人恨。

而且那个耶格广场又是什么?听刚才狱警幸灾乐祸的口气,那恐怕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但还有什么地方比监狱还可怕呢?想到这李牧越发确定要越狱的念头。

打量了眼这个牢房,四张铁架床分别摆在牢房两侧,生锈的床腿下面是黑漆漆的地面。

角落一滩恶心的液体固体混合物散发着臭味,李牧坐到最靠近牢门的床才感觉味道淡了一点。

没过多久牢房外面隐约传来一阵刺耳喇叭声,不久后嘈杂的脚步声在牢房外面响起来。

在狱警的驱赶下,一群囚犯被送回到各自的房间。

李牧所在的牢房门再次被拉开,一个年纪大约十六的男孩畏畏缩缩的走进来,接着是一个脏兮兮的老头。

最后是一位大概一米八左右、身材壮实、骂骂咧咧被狱警推搡进来,半张脸都是纹身的犯人。

他看起来丝毫不害怕狱警,对着外面的人吼道:“你干什么?告诉你们对老子识相点,否则等老子出去了,你们的家人都要倒霉。”

另李牧奇怪的是,即使壮汉如此挑衅,狱警也没有采取什么暴力措施。

那些狱警反倒不自觉的后退一步,看起来竟真的被对方一句话吓到了一样。

这一幕看的李牧眼中满是不屑,这些人刚才对付自己的蛮横哪去了?

一众狱警中唯独领头的人皱着眉头喊道:“闭嘴!萨卡!别以为你是卡慕家族的人就能在这里吆五喝六的,告诉你在我们面前老实点,剩下的时间我们不会多管你。

但要是你敢违抗狱警命令,威胁他们的家人。我保证会把你送到监狱长那里,到时候你看看卡慕家族的人保不保的了你!”

叫萨卡的壮汉闻声眼神微变,嘴里骂骂咧咧的声音也小了许多,他知道自己在普通人面前可以为所欲为,但在监狱长那些人眼里,他不比一只蚂蚁强到哪去。

当牢门再次被关上的那一刻,进来的三个犯人同时看到了坐在床上的李牧。

那个小孩和老人明显愣住了,他们下意识后退一步贴在墙上,眼神复杂又畏惧的看着他。

对方不久前疯狂的摸样,还深深的印在他们脑子里。

李牧眯起双眼盯着那两人,那个男孩好像就是被胖子骚扰的男孩,那个老头他倒是没什么印象。

而最后一个进来的萨卡,对李牧就没有什么畏惧可言了,他不耐烦的用力推了了一下挡在他身前的老头。

嘴里骂道:“老不死的,不长眼吗?”

老人重重摔在地上,疼的龇牙咧嘴却丝毫不敢有所怨言。只能忍着疼慌忙在地上往旁边爬过去,深怕挡着壮汉的路。

那个男孩赶紧上前扶着老人,两人狼狈的摸样看得李牧直皱眉头。

萨卡径直来到自己的床位,就是最靠近那摊恶臭东西的床。

难闻的味道让他瞬间皱紧了眉头,扫了眼四张床,目若无人的走到李牧面前。

居高临下的命令道:“你!给老子滚到那张床上去。”

李牧微微抬起头一脸看傻子的摸样看着壮汉,丝毫没有动。

萨卡见状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这个瘦弱的家伙居然敢无视自己的话?

向来嚣张跋扈惯了的他,一下气笑了。

他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转头看向老头和小孩笑道:“这个家伙脑子是被下水道里的老鼠掏空了?还是被拉格斯贫民窟里那些没有执照的疯医生,把脑仁切了?”

萨卡带着怒意的声音,让剩下两人吓得缩了缩身子,男孩见状想鼓起勇气说什么,但却被老人给拉住了。

萨卡并没有在意那两人的动静,而是转过头来盯着李牧,脸上的横肉都挤到了一起。

他握住双手发出一阵咔咔的声响,咬牙道:“好好好!跟我装聋是吧?告诉你老子可是卡慕家族的人,被我弄残废的人比你见过的人都多。

如果你现在跪下来,去把那摊东西舔干净我可以考虑放过你,说不定我心情好还能让你当我小弟。”

李牧闻声嘲弄的眼神逐渐变冷,呼吸声也重了几分。

壮汉并没注意到这一点,看着丝毫没有起身意思的李牧,还有他被绑住的双手,壮汉越发嚣张了。

他高高举起大手,打算狠狠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。

play
next
close